第九中文网

第九中文网>HP 混血媚娃发育日记(产乳) > 楼梯h(第1页)

楼梯h(第1页)

罗比三年级的下学期过得出乎意料的平淡,当然,这里的平淡是相对于劫盗者们来说的,对于普通的霍格沃茨学生来说,三天两头就因为夜游、打架、恶作剧而被教授关禁闭的罗比简直就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怪人,而罗比显然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想。

唯一值得一说的,恐怕就是跟小天狼星的弟弟,雷古勒斯的相识,当然,对于双方来说,认识的契机可是截然不同。

雷古勒斯很早就知道罗比这个人的存在了,当然,恐怕整个霍格沃茨不知道她大名的人才是少数。不过,雷古勒斯第一次听说她是在还没来霍格沃茨上学的时候,因为小天狼星被分到格兰芬多,布莱克夫人可谓是暴跳如雷,她把小天狼星关在房间里一整个暑假,雷古勒斯经常去陪无聊的哥哥下巫师棋打发时间。在小天狼星的口中,霍格沃茨简直就像是永无岛那样梦幻而充满诱惑力,他在里面结识的伙伴,比布莱克老宅里流着相同血脉的亲生弟弟对他更重要。雷古勒斯大多数时候只是安静的听着,听他和新认识的小伙伴在城堡里的冒险、课堂上的恶作剧,那里的一切都跟永远高贵的布莱克家族那么不同,让他的哥哥流连忘返,把他的兄弟完全抛在脑后。有很多次雷古勒斯几乎忍不住质问他,那我呢?你在霍格沃茨的时候有像现在想念詹姆那样想念我吗?但是他终究没有问,因为其实答案早已了然于心。

在小天狼星滔滔不绝的描述中,罗比这个名字引起了雷古勒斯的注意,他从哥哥的描述里知道了这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热情、开朗、大方,充满叛逆和冒险精神,又有种古怪的危险气质,半个霍格沃茨的学生都为她着迷。但是除去这些叙述性的描述之外,更让雷古勒斯注意的是,哥哥提起她的态度。跟提起詹姆他们时不同,即使没听过他们的故事,仅靠小天狼星说起室友时热情洋溢的语气和神采飞扬的神情就知道他们对于小天狼星有多么重要,可是这个罗比,尽管雷古勒斯能从她出现在小天狼星口中频繁的程度意识到他们关系亲密,可他哥哥很少直接正面提起这个女孩,即使提起,他也都是一种旁观者的语气去叙述。

雷古勒斯本来以为这是因为两个人关系恶劣,可是当有一次他见到自己哥哥为了怎么给罗比回信解答一个问题而冥思苦想,甚至罕见的跑去图书馆找书,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也许,雷古勒斯模模糊糊的想,小天狼星这样不愿意提起她更像是一种自我防卫机制,他不想让别人注意到罗比对他的特殊,甚至不想让自己注意到罗比的特殊,因此想尽办法隐藏自己的心意,以至于连自己都骗了过去。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在尚且年幼的雷古勒斯心里一闪而过,他不知道也许他才是第一个察觉小天狼星对罗比不同寻常心思的那个人。而当他知道两个人在一起的消息之后,他并不像其他人那样惊讶,雷古勒斯甚至隐隐觉得,这两个人之间也许会有很长的故事。

不过,对于此刻躲在墙角里大气不敢喘的雷古勒斯而言,他设想中跟未来大嫂的见面可不是这种场景。在不远处罗比黏在小天狼星怀里,跟他吻的难舍难分,小天狼星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伸进宽松的校袍里,不知道在摸哪里,不过从女孩胸前异样的起伏来看,肯定不是什么平常的地方。

雷古勒斯其实只是来找小天狼星传达一下沃尔布加的指示,布莱克夫人无疑对长子缺席了重要的圣诞聚会而大为光火,她写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让雷古勒斯转交给小天狼星,雷古勒斯不打算照办,毕竟这无疑对本就糟糕至极的母子关系来说是火上浇油,但他确实想劝哥哥不要再这样一意孤行,伤妈妈的心了。

二年级和三年级的课大部分都不一样,雷古勒斯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从草药课教室赶往三年级的魔药教室,因为下课时间不一样,等雷古勒斯赶到的时候,魔药教室已经几乎没有人了。

雷古勒斯失望的叹了口气,正要离开,却远远的看见一头闪亮的银色长发在远处一闪而过。来不及仔细思考,雷古勒斯赶忙追了上去。

如果时间倒流,雷古勒斯发誓他绝不会干这么鲁莽的事情,霍格沃茨的楼梯错综复杂,当他沮丧的以为自己追丢了人的时候,却意外的在转角发现了和哥哥滚在一起的银发媚娃,雪上加霜的是,这时他来时的活动楼梯刚好移开了,雷古勒斯就这样被夹在亲热的哥哥和空荡荡的楼梯之间进退两难。

情到浓时的小情侣显然没注意到还有一个尴尬的雷古勒斯,小天狼星放肆的把手从罗比胸罩底下伸进去,握住那团软滑的白肉肆意揉捏,罗比像一滩水那样化在小天狼星怀里,她搂着黑发男孩的脖子,嘴唇印在他的颈侧,伸出舌头轻轻的舔,这给了小天狼星很大的刺激。

即使在拐角里面,雷古勒斯都能听见自己亲哥哥的喘息,他从来没听过小天狼星发出这种声音。即使再怎么鄙视纯血贵族的这些东西,小天狼星毕竟是受这种教育长大的,在家里即使他最叛逆的时候,仍然下意识保持得体的仪态,这种像野兽一样饥渴而不满足的喘息,是雷古勒斯从没听过的,纯然陌生的一个小天狼星。

他实在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悄悄施了一个小魔法,凝结出一面镜子,透过反射看到了正在走廊里发生的火辣情事。

罗比的校袍被拽下一半,半披半搭在雪白的裸背上,从镜子里只能看见线条优美的蝴蝶骨,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搭在女孩背上,暧昧的反复摩挲。那是小天狼星,他毛茸茸的脑袋埋在女孩胸前,吞咽的声音清晰可闻。罗比咬着嘴唇,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但又被小天狼星挑逗的难耐至极,只好更用力的抓紧胸前那个可恶的脑袋,欲拒还迎的将他抱得更紧。

雷古勒斯看到自己的哥哥从女孩胸前抬起头,嘴角沾着可疑的白色液体,他抬起头看着罗比微笑,那种邪恶、意味深长和带着兽性欲望的表情,是雷古勒斯从未见过的,他似乎跟罗比说了些什么,罗比吃吃的笑,装作愤怒的打他,可那不痛不痒的力道被小天狼星轻而易举的抓住,他含着笑握住小媚娃纤细的手腕,轻佻的目光直直锁定女孩,慢慢的含住罗比的手指,煽情的舔吸,下流的模仿着某种运动吞吐她的手指。

雷古勒斯感觉脸上好像有火在烧,对于他这样家庭长大的孩子来说,性启蒙仅仅是存在于书本上枯燥的知识点和毫无性感可言的古板配图,实际上即使是在最过火的春梦中,雷古勒斯对于性的幻想也绝不包括这个——看自己的亲哥哥在他面前上演活春宫。

他第一次真心实意的认可沃尔布加对小天狼星“放肆叛逆没规矩”的评价,当他看到小天狼星把女孩摁在身下,诱哄她张开嘴巴把自己的肉棒含进嘴里的时候,雷古勒斯简直不敢置信,要知道,这可是公共场合!

对于胆大包天的劫盗者来说,似乎没什么不能做的,包括在学校走廊上口交。尽管因为楼梯的移动,每天总有几个小时这段走廊是无人经过的独立空间,可毕竟跟那些密室密道不一样。雷古勒斯很想移开视线,不去看那不知羞耻的两个人像动物一样纠缠在一起的肢体,但是哥哥陌生的样子像是有种魔力,让雷古勒斯很难移开视线。

虽然是春季,但英格兰的夏天还没有真正到来,走廊上仍带着寒意,小天狼星却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满头大汗,他一只手不轻不重的摁在罗比后脑上,眼睛里欲色浓的要把娇小的女孩整个吃进去。在性事上,罗比很乖巧,她仔细的舔过会引发小天狼星难耐声音的每一个敏感点,像吃冰棒那样小心的把圆润的龟头含到嘴里吸,淫靡的水声从女孩圆张的嘴角漏出来,听得人心里发痒。

那天直到两个小时后楼梯重新转回那条走廊,雷古勒斯才挪动早已麻木的双脚近乎落荒而逃。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几乎没办法直视他哥哥的眼睛,一看到银色的头发就赶紧换路走。哥哥充满肉欲的喘息和女孩红红的舌头就是他对于这对校园情侣的全部印象,雷古勒斯甚至不知道当自己从一个混乱、潮湿的幻梦中醒来时看到濡湿了的被子心里是什么心情。

不过,对于罗比而言就没那么多隐秘心思了,她在走廊里被鼓起勇气的雷古勒斯拦住时,甚至花了一小会功夫才认出这是小天狼星的弟弟。

“你好?”罗比试探性的打了个招呼,她有点迷惑为啥从来没有过交集的人会忽然在走廊上把她拦下,又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雷古勒斯清了清嗓子,总算做好心理准备勇敢的直视罗比的脸,说:“你好,我是雷古勒斯·布莱克,我听麦格教授说过,您对于人体变形有自己的独到的见解,我有几个问题想跟您请教一下。”

这话说的实在是客气周到到了极点,但仍然怪怪的。众所周知,三年级变形术最优秀的绝不是罗比,而是她的朋友们,何况在如此紧张的局势下,一位斯莱特林向格兰芬多请教问题,怎么看也显得不合时宜,雷古勒斯实在担心自己过于牵强的借口被罗比一口拒绝。

罗比却没想那么多,对于一根筋且兄妹关系和睦的女孩来说,雷古勒斯的一切行为都可以归因为一个傲娇兄控别扭表达对哥哥的关心,虽然布莱克家两兄弟之间的相处实在是很难用单纯的别扭或者傲娇来解释他们之间那古怪的氛围,不过罗比认为,青春期的男孩子就是这样又别扭又羞涩嘛。

总之,在雷古勒斯的复杂心思和罗比的大大咧咧之下,这怎么看怎么奇怪的变形术补习小组居然还算顺利的成立了。跟雷古勒斯熟悉了之后,罗比才发现这个略微内向的斯莱特林还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他很聪明、很优秀,虽说是向她请教变形术,但很多问题罗比也从跟他的交流当中获益良多。不过对罗比来说,和雷古勒斯保持友谊唯一的目的,是想更加了解自己男朋友的家庭和过去,毕竟小天狼星极少谈及他的家庭,对于布莱克家族,小天狼星的态度与其说厌恶不如说是完全的漠然,在霍格沃茨的时间里小天狼星极力抹去自己身上属于布莱克家族的一切痕迹,即使是她和詹姆也很难从他身上得到消息。

雷古勒斯的心理则更加复杂,他充分的了解自己哥哥有多么不想在霍格沃茨看见自己,通过罗比得到只言片语的消息似乎是最好的方法,何况那天公共走廊里全然陌生的哥哥让雷古勒斯止不住的燃起好奇,令小天狼星如此失态的女孩到底是何方神圣,雷古勒斯与其说是好奇不如说是一种微妙的不服气,作为亲弟弟尚且不能让小天狼星多看他一眼,而这个女孩却夺走了哥哥全部的注意力,雷古勒斯也承认自己的心态不太正常,可是他很难不去比较。

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

最新标签